首页 »

论200万考研大军:需求侧无可厚非,供给侧是否乏力?

2019/9/11 21:27:55

论200万考研大军:需求侧无可厚非,供给侧是否乏力?

24、25两日,2017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在各地全面铺开。因2017年在职研究生首次纳入国家统考,造成研究生报名人数大幅增长。教育部披露最新数据:2017年考研报考人数达到201万,较2016年177万的报考人数,增长13.6%。这一数字,相当于全国高校应届毕业生人数4%增长率的3倍有余。

 

而中国教育在线发布的《2017年全国研究生招生数据调查报告》则显示,北京、江苏、上海等名校资源丰富、经济发展水平较高的地区,更是考生报考热门。如2017年报考北京研究生招生单位的考生,不包括推荐免试生在内已达28.9万人,比2016年增加18.9%。

200万考研大军,再次升温大热,不少人认为这是就业压力所致,一些舆论甚至认为读研成为毕业生回避直接就业的“避风港”。还有些人批评,考研似乎越发功利性,一方面考生们为了拿更高文凭、找更好工作;另一方面,用人单位则持“唯学历论”的学历观,不切实际地“消费”高学历。

 

其实,秉承这种思路大可不必。首先,中国劳动人口的平均受教教育年限正在不断增长,读研人数增长也成为一种常态,而比起教育发达国家,还有不小增长空间。《上海高等教育布局结构与发展规划(2015-2030年)》的总体目标表明,到2030年,在校内接受普通高等教育的人口规模为90万左右,这个数字与目前相比净增约40%。在具体学历分布上,基本是“扩研究生、稳本科生、减专科生”,届时三者比例分别为27%、59%、14%左右。

 

其次,研究生学历教育如今分为学术学位与专业学位两大类,也就是常说的“科硕(博)”与“专硕(博)”,前者是传统意义上的“做科研”,后者则明确以职业应用为导向,如金融硕士、应用统计硕士、审计硕士等;而且这两类学位所占比例正在趋近,各占半壁江山。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了解到,上海地区的“专硕”招生计划已后来居上、超过“科硕”。

再次,随着社会经济发展以及结构调整,传统行业正在进行交叉融合,如在各行各业的“互联网+”进程中,原先对应的“本专业”人才不足以适应新形势,需要跨界跨行地吸收人才。例如房地产行业,在经济专业、工程专业人士之外,对金融专业、计算机专业人士也有同样需求。而从教育视角看,读研究生就成为跨专业的新机会,尤其是为数不少的往届研究生人群,拿到硕博学位意味着:对于本人自然增强了二次就业竞争力,对于其供职的企事业也自然增强了所在行业竞争力。

 

不难发现,考研热、读研热的社会现象绝非坏事,更无可厚非——这是“需求侧”的合理释放,是建设人才强国的必需乃至刚需。

 

然而,这样的人力资源强力需求,从数量到质量的双提升,是否得到了有效的“供给侧”回应——在招生入口之后的研究生培养环节,有没有一定程度上的供给乏力现象呢?这或许是比考研人数增长更值得思考的问题。

 

大约两个月前,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发出《关于下达2016年动态调整撤销和增列的学位授权点名单的通知》,共有25个省份的175所高校大幅撤销576个学位点,包括大量博士学位授权点,并涉及一批名校。同时,也有25个省份的178所高校增列了366个学位点。

学位点的大规模增撤,之所以称为动态调整,在于研究生学位教育必须与时俱进,保“量”更求“质”。一来改变此前设置的学位点与经济发展需求脱节、不合理甚至不科学的现状,以需求为导向按需应变;二来,确保指导和带教研究生有足够且充分的师资支撑,以及与之相配套的专业培育环境和相适应的学科建设水平;三来,从“严进宽出”到“严进严出”,应在“出口端”严格把控学位质量,让每一个研究生,无论在职不在职,都经得起社会需求的“质量检验”。

 

无论从人力资源强国战略出发,还是从创新型国家战略出发,研究生是中国高校力争世界“双一流”的参与建设主体之一,也是国家、社会、公众共有的一笔宝贵财富。而财富增长既看增长数量,也看增长质量——当我们的研究生学历学位“含金量”十足,成为中国经济腾飞的最强劲的一台人才引擎,那么报考研究生的人数持续增长无疑将是全民乐见,甚至是一件值得称道的盛事。

图片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徐佳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