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见】医生被喷了,书记离职了,高调的人有祸了?

2019/8/14 8:41:45

【观见】医生被喷了,书记离职了,高调的人有祸了?

 

“炫富”的那位成都医生火了。

 

按照互联网语言的表达逻辑,这位医生是被“火”的。原本是按照自身收入水平,依据自我兴趣作出的消费选择,但互联网的逻辑并不是话题的发起者能够掌握的,尤其是医患矛盾尖锐的当下,医生晒张图,并不是简单的晒生活方式,就是炫富。

 

很多人只是简单地凭借对医生群体的先入印象进行个案解读,这当中并不去思考支撑这位医生消费的收入是否合法,甚至都觉得,无论怎样,“就不该这样高调!”

 

为什么不能高调呢?多劳多得的道理谁不懂,但很多人就不管这个道理,坚持认为这位成都医生的“高调”,意味着撕裂了医患矛盾的社会情绪,加剧了社会贫富分化的痛感。于是,有人戏言,现在的医生也不好当啊,除了救死扶伤之外,还要承担社会情绪维稳工作。

 

对,无论你的收入是否合法(尚无查据),无论你的初衷是否包含了撕裂社会(亦无根据),你都不能高调。

 

当前社会,不少人都主张要“实现自我价值”,甚至有人认为要“以个人为中心”。但如果社会的某个中心真的只是你一个人,那么“祸”便来了,各种人肉,各种指责,各种合理不合理的想象,纷至沓来。真是福兮祸所依啊。

 

高调做事,低调为人,这是我们信奉几千年的处世价值观,也是一种生存智慧。整个社会对高调的否认,已经成了一种集体意识,背后蕴藏着集体的道德。不管是哪种方式,高调都很可能是规则破坏者。高调官员陈行甲,破坏了只做不说的规则,富人的高调,破坏了闷声发财的规则,因为还有那么多人没有财富的积累;医生的高调,破坏了医生悬壶济世的规则,尤其是医生所面对的患者正在病痛之中的时候。

 

但又有谁想过,这个约束高调的规则本身是不是有问题呢?比如,医生为什么就不能有高收入,就不能正常地表达自己的消费选择?比如富人为什么就一定要偷偷摸摸地挣钱,不能光明正大地展示自己合法所得的财富?

 

很少有人去回答这样的问题,因为很少有人去关注这样的问题。大家所感兴趣的,相当程度上不是“你为什么比我过得好”,而是“你不该过得比我好”。

 

在过去的历史长河中,人们之所以习惯于低调,是因为人治、贪腐、构陷、蛮荒等因素,社会对个体的公平无法得到保障,种种因素都很可能形成对高调者的伤害,人们始终认为,只要不出现在大众的视野里,尤其是掌权者的目光范围内,则或能避免这种伤害。

 

因为社会普遍对规则没有形成共识,社会普遍缺少公平正义合理的规则也即法治,此时道德就成了社会运转的补充。而往往,社会的集体道德要照顾多数人的感情。当高调成了少数人的选择,并且高调让一些人感觉到“不爽”、“不平衡”、滋生“仇恨”,那么大多数人就会用集体道德的途径,认定高调的少数人,就是规则的破坏者,就会成为口诛笔伐的对象。这样的思维定式一旦形成历史惯性,要改变起来异常艰难。

 

网上有这样的案例解读:一个指责别人不给老人让座的人,在自己身体不舒服的时候,忽略了自己买票坐座位的合理性和正当性,因为怕被人指责而给老人让座。看,集体道德的能量有多庞大?再如,枪打出头鸟、人怕出名猪怕壮、树大招风、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类的“至理名言”,哪个不是对高调的厌恶,或者叫警惕。

 

其实,社会所警惕的不是高调本身,而是缺少对高调的保护——事实上,是缺乏对个体的保护。同样,高调于个体而言,并不是一个天生的缺点,它有时更能体现人的真性情。德国有位社会学大家,与马克斯·韦伯齐名,叫格奥尔格·齐美尔,他曾写过一本书《时尚哲学》。何为时尚?齐美尔用八个字表达,翻译过来是“求同于人,树异于人”。如果更准确地表达,那就是“求同于理,树异于人”。这里的“理”,即理性、真理、道理。

 

所以,高调能否成为我们的生活选项,不仅取决于自我内心的愿望和性格,更在于这个社会的土壤能不能容得下高调,能不能以理性平和的心态去看待高调。而这些,都基于社会对“理”的信仰。

 

一个社会如果“理”的力量不占上风,那么高调就会带来祸——甚至不怎么高调的行为,也要被命名为高调。

 

写着写着,不禁想到了前两天听闻的一个故事:

 

有一位混社会的黑老大终于出狱了。在监狱门口,黑老大昔日的江湖兄弟,为了迎接黑老大,在监狱门口放起了鞭炮,震天响。于是,刚刚出狱的黑老大,又被抓起来了!

 

不知当时警察给出的理由是什么。但愿不是“太高调了!”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文编辑:朱珉迕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朱瓅 编辑邮箱:shzhengqing@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