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从《新闻晚报》休刊想到的

2019/10/18 4:38:28

从《新闻晚报》休刊想到的

 

23日,网上纷传:创刊于1999年的《新闻晚报》将于明年1月1日正式休刊,成为上海报业集团成立后首张休刊的报纸。而此时,距离上海报业集团成立才57天。

 

首先,让我们重温一下上海市委宣传部一位领导在上海报业集团干部大会上的讲话,他说:要认识到调整改革是为了更好地发展,手段是资源整合、配置优化,而不是简单的拆并收缩、权力分配;是不断深化改革,特别是在与新媒体的融合发展中形成新的优势。因此,大概可以这么理解:《新闻晚报》休刊,是适应上海报业发展形势的需要,是报业资源整合的需要。

    

其次,必须谈谈城市晚报的发展史。

 

近代经济的发展,需要迅速的信息传播。1882年7月26日,上海英租界的电灯开始发光,这比美国本土使用电灯不过晚了一年。电灯,使白天“延长”了,使上海人有了夜生活,也使晚报的诞生有了可能性。

 

随着电报的广泛使用和信息源的扩大,日报出版后收到的消息越来越多,晚报的出现就顺理成章。上海是中国晚报的发祥地。19世纪60年代,上海出现由外国人主办的英文晚报。最早的中文晚报则是《字林沪报》社出版的《夜报》(1895年5月10日创刊),目的是刊登当天发生的新闻。


可以说,晚报就是最早的“都市报”,就是发布日报出版后12小时内的新闻,打的是“时间差”。


中国晚报界泰斗、新民晚报老社长赵超构早就说过,一个“晚”字是晚报绝对的、不可替代的基本特征或说是主要特点。


由中国晚报协会主编的《中国晚报学》对晚报优势,进行了反复而精辟的论述,其中最根本的论点是:晚报是傍晚出版,供人们晚上阅读的综合性城市报纸。晚报的特性是“晚”字,没有这个“晚“字,就不称其为晚报了。这个“晚“字,已经开发并为晚报成功运用的,主要有三大优势:(1)时间优势,(2)空间优势,(3)读者读晚报的环境与心态优势。

 

与日报和其他报纸相比,最大的优势或者说绝对优势是晚报在出版上的时间差优势。因为晚报在下午或傍晚才出版,可以最大限度地增强新闻的时效性,抢发当日新闻;其次采编活动空间大,能够采集到更大范围的更多新闻信息;第三可以最快地反映执政者的意向、社会的动向和人民群众的心态和要求;第四可以及时刊载与传播最前瞻领先的社会舆论。所以这种出版时间差,一度是晚报在报业竞争中的“看家绝招”。

 

但是,如今晚报的“12小时优势”,已被电视与网络逐步瓜分。以前,“夜饭吃饱,请看晚报”;现在,晚饭吃饱,看电视连续剧,年青人则上网。看晚报的时间,从过去6、7个小时,缩到3小时,甚至第二天再看。晚报新闻的“阅读期”在缩短。

 

这种实际的“时间差”变化,决定晚报的优势在减弱。笔者2004年在一次全国晚报年会上获悉,此前晚报有147家,但从那年起有130多家改为“晚报早出”(即名为“晚报”,其实在早上发行了)。到目前,全国“晚报晚出”的只有京沪津粤的5家,北京晚报、新民晚报、羊城晚报、今晚报、新闻晚报,其他均“晚报早出”,或已停刊了。

 

再谈谈经营上的问题,报纸的经济效益最主要靠广告。从中国报业现状、各特大城市的经济状况等方面看,商业发达的城市,报业发展也相对快,报刊种类也多。但必须看到,广告总额是有“天花板”的(新媒体冲击下纸媒的广告总额甚至在不断下滑),到了一定程度大家就是在一块“大蛋糕“上切份额。以过去的文新集团为例,以前新民晚报可以一年8个亿广告收入,集团成立后,10多家报纸竞争,僧多粥就少了。

 

前面说了,晚报的“时间差“的优势减弱,对广告也是不利,晚报广告的阅读时间从下午3点到晚上10点,7个小时;而日报从上午7点到下午7点都可以读,有12小时。再被电视、网络占去时间,广告商会觉得有效阅读时间缩短,再加上发行量的减少,晚报广告优势更加减弱了。

 

从以上两方面来看,晚报市场同城“两虎”,必有“自残”。再从香港、台湾的晚报市场来看,香港已没有晚报,台湾也仅剩一家《联合晚报》,也经营不佳。

 

在这样的情势下,上海报业集团决定《新闻晚报》休刊,这是整合晚报市场的一大举措,用上海报业集团党委书记、社长裘新的话来说是“优化报业生态结构”和“报业资源统筹”。客观上说,也是对三大报之一的、中国办报历史最长的《新民晚报》品牌的一种保护,让更多的资源积聚,促进《新民晚报》的发展。正如上海市委领导在谈报业改革时所说,改革需要有勇气、更要有智慧,只有认清时代背景、发展趋势,才能拿出符合上海实际的举措,符合上海报业发展的举措,符合我们面向未来、解决当前问题需求的举措。

 

《新闻晚报》的休刊,相信只是上海报业集团减少传统媒体的开头,现集团约有纸媒30家,削减部分同质化的报纸,也是应势而为的必然选择,毕竟,传统报纸的减少已是全球性的趋势。

 

在此还想说一点,《新闻晚报》在10多年的办报中,面对新民晚报的老品牌的压力,在内容上有独特的创新,在本土新闻的深度报道上,有过许多佳作。特别是在财经报道上,创办了《上市公司》专刊,站在股民的立场上,对违规公司进行揭露,曾受到多方表扬。

 

《新闻晚报》明年要休刊了,作为同行,十分惋惜。但它在办报上的好方法应该得到肯定,也可以被还办着的报纸作为借鉴。